追蹤
*戀戀真言*
關於部落格
我們有自己飛翔的方式
  • 2171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性別與空間心得-男廁秘密記事

這種感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記得是第二性徵開始發育的時候,生殖器從此不再只是尿尿的用途,而賦予了更重大的使命:傳宗接代!我想多數的男人都有這個迷思,認為陽具越大代表性能力越強,這種想法融入如廁的行動中,於是在公廁裡我們看到許多男人死命抖動「小弟弟」,或激盪出波濤洶湧、熱浪翻騰的水聲,廁所成了男人誇耀性能力的場域! 為什麼說是誇耀?因為那些男人在如此反覆行動時並沒有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反倒像是刻意要吸引我們的注意,他們邊吹著口哨,身體遠離便斗,自詡為很open、很自得其樂的讓你看。而這種男人要豪放的迷思,其實充斥在我們的生活中,不管是男學生在教室內換衣服、在運動場上赤裸上身、當街小便,甚至是泳褲的設計,都一直告訴我們:「你是男生,公開裸露沒有關係」、「被看到又不會少一塊肉」、「脫就脫阿!扭扭捏捏像什麼樣!?」,抵死不從只會換來一句話:「你還是不是男人阿?」。 我到底是不是男人?這點還頗值得質疑的(笑),但不在此討論…我想強調的是,不管外在社會賦予男人的身體什麼意義─粗勇、雄偉、鐵打的或者「應該能」(常常是「非得要」)公然裸露─我有權捍衛自己身體的自主性,這是我自己的身體,我不該與他疏離,他是我的地方! 當男廁成為其他男人誇耀性能力的場域,我的身體彷彿也不只是我的身體,而成了供大眾觀賞的展示品,在那樣的環境中,不自覺地與自己疏離,只希望盡快解放完逃離這裡,整個過程變的沒有感情,也沒有關心,忘卻了排尿的愉悅,也無法即時關注身體的健康。但是,當這種萬眾矚目的感受一湧上心頭,尿意再濃也被鎖在身體裡,枯站在便斗前尿不出來,實可謂欲哭無淚… 對我而言,造成此種窘境的原因有二,一是「旁人」、二是廁所的空間設計。男人間有種心照不宣的如廁禮儀,一整排的小便斗,若其中一個有人使用時,下一位使用者通常不會選擇鄰近的左右兩個便斗,而是選擇空一兩格,以維持彼此的身體界線、也較有隱私感;而且若是在廁所中遇到熟識的人,往往僅以微笑打招呼,更不要聊起天來。但中學男孩常有種不良習慣,把廁所當客廳,一下課便在此聚集,來廁所的目的不是「上廁所」,而是交誼。不能否認這有其文化與心理的意義,但對於真的只是要上廁所的人而言,干擾更為嚴重─原本感覺在看你的只有左右兩邊的「解放君」,現在多了一整群圍觀群眾,你又不確定他們是在聊天還是在排隊;聽覺、視覺、嗅覺、有時還有推擠的觸覺……在在壓迫著你的神經,繃的你想要放鬆排尿也不行! 而談到廁所空間的不良設計,要先慶幸自己不是生在那種一整面「小便牆」的年代,但現今的便斗設計也沒有好到哪裡…往往不是太高、太矮、太小、水太大、太不人體工學,就是省錢省到連個隔版都沒裝!有隔版也不代表就有隱私,有時還裝太矮、太小片,根本檔不到!硬體設施之外,便斗之間的距離也往往因為考量空間效益而太過貼近,造成心理上的壓迫與恐懼。便斗與入口及鏡子的相對位置,更常是許多男性擔心春光外洩的因素之一。整間廁所除了基本的光線、通風、乾淨需要注意之外,廁所處於建築物中的什麼位置也需要特別用心地設計,除了太偏僻、陰暗的角落有安全顧慮外,廁所本身的隔音也很重要,試想:「廁所外的腳步聲,提醒你現在身處於宏偉的學術殿堂、人潮來往的熱鬧大街」一旦聯想到在廁所外面聊天的群眾可能隨時湧入,就再也尿不出來了… 說了這麼多,就來舉個親身經歷吧!我所用過最糟的廁所,位於彰化某師大某會議廳外的某間男廁,格局詭異、沒有隔版就算了,它也幾乎沒有牆面,取而代之的是一排剛好開在便斗高度的窗,如廁時除了要迴避左鄰右舍的凝視,還隱隱擔心對面建築物中(似乎是圖書館)會否有人拿著望遠鏡賞鳥!而最獨特的如廁經驗,則是在知本遊樂區外的公共廁所,看似一整排的蹲式隔間,打開門來才喜出望外的發現是小便斗!我曾經十分羨慕女性在解放時有專屬隔間,這間廁所顛覆了我對男廁的刻板印象,原來男廁也可以設計的如此注重隱私。 男人的如廁經驗,就像男人其他很多事情一樣,是個不可言說的議題。上廁所這種看似芝麻綠豆大的小事、私事,若仔細想想,其重要性也不輸國家大事!建築物中廁所的位置、廁所內的空間安排與其設施,都看得出廁所再現了該地區的文化價值觀、時空背景與歷史脈絡。本篇文章僅持著拋磚引玉的經驗分享,希望有更多人注意到男廁的特殊性,在往後設計時能更加細心,讓諸多男人避而不談的擔憂得以舒緩平息、重新找回解放的快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