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戀戀真言*
關於部落格
我們有自己飛翔的方式
  • 2171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性別友善校園空間

二、建築設計之「性別平等」 曾有人說:「觀察一個國家的公共廁所,可以衡量這個社會性別平等的程度。」同樣地,一所學校校園內廁所的狀況也可以反映此校性別平等的程度。我們經常只注意到男廁與女廁在「量」上的平等,卻忽略女性使用廁所平均而言較男性需更長的時間,尤其當女性生理期來臨時,不但使用廁所的時間增長,廁所內也應提供一些置物或收納廢棄物的設施。 女性在上廁所時所面臨到的最大問題就是置物空間不足。生理男性的我,即使站著上廁所,手上若提著東西,也很不方便;而女性就更麻煩了。一個小小的掛勾或置物平台則可以免除弄髒衣物與提包無處放的困境。此外學校裡有提供衛生紙的廁所大概也屈指可數。或許很多人認為上述的設計未免太豪華或沒有必要,其實這正好反映了一般空間設計者對女性使用者的不瞭解。在女性看來是很基本的要求往往被現有的社會觀所輕視。 在本學期參訪高雄市民權國小的時候,發現他們廁所的比例是依照間數、而不是空間大小,女校長之特別與用心就在這一般人不會去注意之處!在校園建築規劃的時候,創校校長的設計將延續幾十年甚至百年,其對學生境教之影響尤其深遠,在規劃時若能考慮到性別平等,比法令規章的強迫性還有影響力! 三、校舍命名之「父權再製」 在台灣光復後新設學校之命名中,學校的校名不是中正就是中山,不然就是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學校內各棟大樓的名字也逃不出這個框框,不是逸仙樓、中山樓、中正樓、自強樓、光復樓等等,就是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又再來一遍;而校歌、校徽、校訓、教室佈置所呈現的意識型態等亦經常顯示學校主事者對於教育的想像是十分單一而父權的。就如我讀「中山國小」、「大義國中」,小學正門的第一個中庭至今仍擺放著國父像,而國中的蔣公像已經被移到牆邊一隅。一位老師告訴我們,她曾經要學生說說看位於教材園附近的蔣公銅像在做什麼,結果,學生堅稱:「他在幫我們看菜園!」孩子的解讀早已超出大人的想像了!學校的師生可以試著巡視一下校園中的銅像,都是那一種類型的人物,政治或是教育?是否應該出現於校園中?歷史人物還是當代人物?是男性還是女性?他們分別扮演什麼角色?女學生可以在其中找到同性的學習典範嗎? 四、行政規範之「性別歧視」 在行政規範上,最容易引起學生與校方之爭執的,莫過於宿舍規範了!尤其在屏東教育大學中,女宿的門禁一直是爭執的重點,從大一進來時覺得不合理,到大三、大四習慣之後而無力爭取,實施門禁的事實依舊無法改變,儘管女生佔屏教大學生的2/3,卻不能如男同學般逍遙自在。 上學期生輔組私下透過宿舍幹部發出一份問卷,所抽樣的人數不多,而我正巧是其中一位。題目之一為:「你的父母是否會禁止女生晚歸而實施門禁?」表面上沒什麼問題,但它其實將問題隱藏了!我私底下問我當棟長的朋友,他們家是否有門禁制度?他說有,而且不只是女生,他也得受到門禁的規範。由此可知,在生輔組的問卷中,刻意迴避了男生在原生家庭中也會有門禁的事實,而片面的複製家長對女生門禁的政策。 「有門禁就會比較安全嗎?」在許多人心中仍是個謎,把女生像是關在監獄一樣的鎖好(之前的舍間甚至會在離開時,以粗鐵鍊將大門牢牢綑綁上鎖!無顧慮逃生安全!)換個角度想,為什麼inside的是比較安全,相對的outside的就很不安全囉?而在「外面的(男生)」是不顧及他們的安全,還是將他們視為「不安全」的原因?此現象帶給我們的迷思是:女生是弱者、是需要保護的;而男生是以下半身思考的、是野蠻的,如同禽獸!?所以我們要把女生關起來,以防外面那群「餓狼入侵」?同樣的思維模式就延伸到了「訪客背心制度」上,男性訪客進入女宿需要穿著鮮明的黃色背心,彷彿提醒著女住宿生:「他是男生!快躲起來,以策安全…」真有此必要嗎?儘管男女接觸的方式與管道已經比師專時代進步很多,但是校方是否在骨子裡仍延續著以往「男女有別」的政策? 五、結論 由以上可知「性別友善空間」所探討的不僅是物理上的空間,更是心靈上的空間。在學校建築設計與政策施行時,都該謹慎考量到背後的意識型態是否符合性別平等?等到硬體設施固定了、習慣成自然後,若想要再著手改造,不僅耗費人力與資源,更是難以改變。環境潛移默化的效果之大,是我們所不容忽視的! 參考資料: 畢恆達(1996)。找尋空間的女人。張老師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畢恆達(2001)。空間就是權力。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畢恆達(2004)。空間就是性別。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